■ 社論
  通過踩踏事件可以看到,最為致命的一點就是,在上海有關方面的眼中,或許只有官方組織的大型活動,才叫“活動”,才會準備相應的預案,而民眾自發會集的活動,就不叫“活動”,因而就沒有靈活啟動應急。
  轉眼間,已是上海外灘踩踏事件遇難者的“頭七”。
  昨天,上海市民自發來到外灘給遇難者獻上鮮花,哀悼不幸逝去的生命。
  昨天,在全國安全生產電視電話會議上,國務院副總理馬凱指出,迎新年之夜上海市外灘發生群眾聚集踩踏事件,社會影響極其惡劣。昨天,上海市長楊雄亦表示,雖然事件原因還有待調查確認,但痛定思痛,必須吸取血的教訓,對這起事件進行深刻反思。
  然而,重要的問題在於,上海外灘踩踏事件究竟應該反思什麼,又能夠從中得出什麼血的教訓?
  經過一周的沉澱,已經不難發現踩踏悲劇發生的關鍵節點。這次上海方面取消了在外灘官方組織的跨年燈光秀,於是,外灘所在的黃浦區就沒有按照大型活動的一般做法,廣泛動員多套預案嚴陣以待。
  遺憾的是,市民並沒有跟從政府的指揮棒起舞,外灘跨年夜人潮洶涌,而安保力量不足,已經蘊含了踩踏事故發生的必然。這很像一則自我實現的預言,為了安全卻又沒有得到安全。
  作為一個曾經舉辦過世界博覽會的城市,上海並非不具備對大型集會活動的安全保障能力。但是,通過踩踏事件可以看到,最為致命的一點就是,在上海有關方面的眼中,或許只有官方組織的大型活動,才叫“活動”,才會準備相應的預案,而民眾自發會集的活動,就不叫“活動”,因而,也就沒有靈活啟動相應行政流程。踩踏悲劇的發生,不是因為能力不足,而是一些政府官員的思維模式不足,有思維盲區,才會出現責任空白。
  在政府部門過於自我的思維模式之下,自然就看不到民眾的需求,也看不到社會中許多危機的存在,或者片面地將社會理解為管理而非服務的對象。他們不會意識到,民眾即便沒有官方號召組織,也會為了共同的歡樂而會集外灘。
  顯然,無論哪種民眾自發活動,都需要相關政府部門提供安全保障、維護秩序等公共服務。如果事關維穩,很多地方都有相對完備的應急預案,但其他時候,維護安全與秩序——這種公共服務時常缺席。
  所以,在跨年夜,數十萬人出現在外灘,卻沒有真正出現在有關政府部門、官員的眼中。中國經濟繁榮發展,社會充滿活力,新的風尚習俗不斷出現,然而,很多政府部門的服務意識卻沒有跟上。數十萬民眾一腳踏空於政府部門與社會脫節的現實。
  踩踏悲劇發生在城市文明發達的上海,固然令人感到意外,但是,上海亦處於轉型期中國社會的特定坐標之中,不可能穿越到外星文明。這不是替上海有關方面開脫,而是藉此反省,上海尚且如此,其他地方,又會如何?
  在外灘踩踏事件頭七之際,我們告慰,我們反思,我們追責,我們更當深思於逝者何以逝去,生者又當如何改變現實。  (原標題:莫再有政府與社會脫節踏空的悲劇)
創作者介紹

蜂蜜蛋糕

fg12fgcvn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